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悉尼月光系列之 花蛹】

【悉尼月光系列之 花蛹】

排版 发帖之前请仔细阅读版规 【悉尼月光系列之 花蛹】 作者:白领笑笑生 字数:26931
「3208号,找白先生!」
白色的雪纺衬衫,齐膝的套裙深色,两条裹着白色丝袜的美腿微微弯曲,脚蹬一双黑色高跟鞋,成熟干练的打扮,让人心动的身材。
这样一个大美女轻轻的理了理额前的长髮,一只胳膊优雅的支着桌台,几个小时的旅途让她略显疲惫,臻首微侧,带着几分慵懒与闲适,一头乌黑的长髮垂在一边,配上那美的让人无法正视的容貌,几个在大厅里的男人禁不住看呆了!
「徐小姐!」
负责登记的保安小李也是微微一窒:「请在这里签名,您真的很漂亮!」
「谢谢!」
在签名簿上写下徐晓茜三只字,她忽然间有些恍惚,可能,这是自己最后一次签名了。
「32楼出了电梯向左走,转个弯第二道门就是了,祝妳愉快!」
「再见!」
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他还能认出我,一种别样的情绪盘旋在晓茜心头,精緻的嘴角不由的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小李!看什幺呢!」
被叫做小李的男人盯着晓茜远去的背影,直到她完全消失在电梯里。
「没什幺!」
「我看看,3208号,徐晓茜!」
年纪偏大的老黄看了看登记簿道:「是个漂亮女人吧!」
「嗯!」
似乎被戳破了心事小李含糊道。
「嘿嘿,那是大师的工作室,到那里的女人都很与众不同!」
小李疑惑的看着这位神秘兮兮的前辈,却听他道:「你今天刚来还不知道,等过几天就知道了,在这里工作是件很性福的事,或许你还能再见到她,不过那时候你恐怕已经认不出来她了!」
「徐晓茜,女,26岁,国家乐团小提琴手,曾获国际音乐交流会最佳小提琴手称号,兰芳十大青年乐手之一,喜欢冒险,喜欢新事物,音乐作品和本人一样充满了热情。」
一头极具艺术色彩长髮的白大师下巴上留着两搓黑白分明的鬍子,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对面的女人。
「徐小姐,妳漂亮,有气质,国际着名小提琴手的身份也能为妳的身体加不少分。」
大师沉吟道:「您的这具身体实在是一件完美的载体,能让我看看它的全貌吗?」
晓茜脸上微微一红,暗道这位大师还真是色鬼一个,美妙的身体挺直,带着微笑道:「白先生,还没有决定成为您的材料之前,我想看看您创作的成品,如果满意的话,我不介意成为她们中间的一员!」
「妳一定会满意的!」
大师说着站起来:「这里放着我最得意的作品!」
他指着屋子里几排用红布遮住的「艺术品」道:「她们中的每一个都是漂亮迷人而且很有故事的女人,欢迎你成为她们中的一员。」
「您真是太自信了!」
晓茜掩口轻笑道:「不过我真的有种感觉,自己会成为她们中的一员!」
「这也是一种缘分吧!」大师揭开红布。
这是一具绘着水墨山水的女体,漂亮精緻的脸蛋,凹凸有致的身体,刚刚脱离少女的青涩带着女人独特的味道,她身体自然的挺立,双腿微分,诱人的的下体和身上的图案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微微抬起的手臂,脸上迷人的微笑,配上两只饱满的酥乳,饱满恬静而美丽。
「这是我第一个作品,也是我最喜爱的徒弟,是她的身体给我带来的灵感!第一次展出她的时候,整个兰芳都为之轰动,但是她只是一个开始。」
「我喜欢她的表情,她很幸福!」晓茜道。
「她是个迷人的女人,丰满动人,她的身体充满了热情与诱惑!」
大师掀开另外一张红布,一具性感无头的豔尸出现晓茜面前:「丰腴的身体,性感的腰肢,饱满的双乳,一根金属杆插进她她肉感的下体同时也支撑起她的身体,那充满了诱惑的肉体上,一只火红的凤凰展翅欲飞。」
「她该不是你的情人吧!」晓茜掩口轻笑道。
「她叫上官美钥,当时大学里第一美女老师,我的模特之一,当然,我和她是有一些超友谊关係,不然也不会用她的身体创作出这幺完美的作品!」
大师道:「现在想起来,当时的情景还是回味无穷!」
一具具形态各异女体展现在晓茜面前,婀娜多姿、成熟动人,医生、律师、模特、护士,她们有着各种各样不同的身份,唯一相同的的是青春与美丽永远定格在这里,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
不知不觉间,晓茜的呼吸急促起来,一股莫名的渴望从她身体深处升起。
「下面一件正在创作的作品!」
大师揭开红布,木架上,四具配砍掉脑袋和四肢的躯干一字排开,丰腴的肉体表面用工笔雕以花为主题的彩绘与诗词,Y 形的分叉插在她们私处和肛门的同时支撑起她们的肉体,这些『艺术品』右侧,六个Y 型的分叉一字排开。
「这套作品的名字叫『女人花』,由十只『花蛹』组成,女人如花,花如女人,把女人的身份性格中和各种名花相符的元素提取出来,与她们身上彩绘融合在一起永远保留下来。」大师笑着说。
「牡丹,花中之王!」
大师指着木架上第一个性感的躯干道:「和平、幸福、富贵的象徵!」
一朵娇豔的牡丹花佔据了这具丰腴的肉体正面大部分空间,坚挺雄伟的乳房上鲜豔的花瓣似乎要活过来似的,一行龙飞凤舞的诗词提在她雪白的肌肤上,配上这几乎完美的肉体就连晓茜也砰然心动。
「『花蛹』材料当然也要符合这个要求,廖馨茹,29岁,国家艺术团副团长,着名民族歌唱家,第26届蓝运会形象大使,出道开始,几乎每次国宴都有她的身影,据传她似乎和前任总统有一些关係!」
「你确定是她!真不敢相信!」
晓茜吃惊的捂住嘴巴道,这具性感的躯干居然就是兰芳着名歌唱家,家喻户晓的廖馨茹,如果让人知道,这个美丽而矜持的女人赤裸的肉体被做成这样一个美丽而充满诱惑的「花蛹」该是多幺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她诱人的下体虽然被漂亮的刺青覆盖,女性阴部完美的形状却毫无保留的呈现出来,如她肉体一般饱满诱人的私处此时却被一根鸡蛋粗细的木棍充满,从高贵迷人的女艺术家到同样华贵而充满诱惑的「花蛹」,晓茜觉得,不是这个世界疯了,就是自己疯了。
支撑着廖馨茹的Y 形分叉上吊着一张金属质地的牌子,上面赫然就是一张这个女人在国宴上放声高歌的照片和她的生平介绍。
「严冬百花凋谢,唯有梅花迎寒绽!」
大师见到晓茜的表情露出得意的笑容,指着第二只性感花蛹道:「梅花香自苦寒来,淩傲雪,兰芳警界的一个传奇,打入犯罪团伙内部,破获十几件大案,多次得到前总统接见,她被称为最美女警,照片在各大网站上疯传!」
大师轻轻抚摸这具充满了弹性和活力的肉体:「谁能想到,她的肌肤也如此雪白滑腻,功成名就之后,她已经不可能再做卧底,所以,她选择了在这里化为永恆!」
木架上,淩傲雪的身体由于长期锻炼没有一丝赘肉,却依然保留了女性的光滑圆润,在点点梅花点缀下性感迷人。
「在之前的卧底生涯中,这位美丽的女警为情势所逼,多次委身犯罪分子,她也不迴避,在她的要求下,那些曾经和她有过肉体关係的男人名字也都刻在她的身上,我认为这不是她的污点,而是她的功绩!」
「水仙,花中仙子!这具躯体的主人是着名电影演员刘菲菲,一个看起来不沾人间香火的女人,她的肉体也是如此清丽,坚挺的双峰,挺直的腰身,在做成『花蛹』之前我和十方才给她开了苞,让她尝到了女人的滋味!」
「杜鹃,花中西施,她十六岁出道平面模特,却是国民心中最性感妩媚的女人,她的照片大胆豪放,感情曲折而动人,她是公认的性感女神,陈依琳!」
四具木架上的「花蛹」带来的震撼是无法想像的,晓茜感觉自己的呼吸似乎急促起来。
那失去四肢的与脑袋的躯干性感迷人,在刺青的衬托下充满了无尽的诱惑。
她忽然有种冲动,如果自己也成为她们中间的一员,成为一只花蛹插在Y型的分叉上让无数人观赏,这种想法是何等的疯狂而近在咫尺。
虽然在来之前,她已经有成为一件原料的想法,但当它如此迫切的摆在自己面前时,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让她几乎站不住。
「大师,花蛹的材料找齐没!」晓茜忐忑的问道。
「这个!」
大师沉吟着,那揶揄的眼神似乎能看透晓茜的内心:「工作室里有四个正在加工,一个已经加工过一半中间出现了些变故她还在考虑,现在还缺一个!」
「那幺,我可以吗?」
晓茜想让自己儘量显得平静一些,可颤慄的声音依然出卖了她!
「这个!」
大师沉吟起来,吊足了晓茜的胃口:「妳的身份和经历完全符合要求,不过我要检查妳的身体,每一只花蛹必须是完美的!」
「当然可以!」
晓茜道:「在哪里,需要脱衣服吗!」
「在这里就行!」
大师笑着打量着晓茜:「如果成为花蛹,衣服对妳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了!」
「我想也是!」
晓茜随口道,一种奇怪的情绪在她心中蔓延,似乎,这世界本来就应该这个样子的。
轻轻的脱掉上衣,露出美妙的上身,大师的目光下,她觉得自己似乎无处遁形,侷促的褪下裙子露出丝袜下修长迷人的大腿,此时她,除了高跟鞋与半透明的内裤之外已经一丝不挂了。
「白先生,能不能……」
她说到这里停住了,因为大师已经轻轻的拉下她半透明的内裤,一条淫蕩的透明丝线挂在她下体与内裤之间,饱满的下体依然不知所措的蠕动着向外吐着爱液。
「徐小姐,阴部也是必须检查的,一只完美的花蛹,阴部的质地必须是饱满而充满弹性,颜色必须是鲜红诱人!」
「乳房坚挺富有弹性,大小适中,乳头圆润可爱!」
大师粗糙的大手在晓茜身上抚摸,带来一阵阵滚烫的炙热,可他此时却认真的不带一点感情,用完全审视的目光检查着晓茜身上每一处部位,却带给晓茜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似乎此时,她在这位大师眼中已经是一件用来创作的材料:「皮肤如缎子般光滑,充满弹性,腰肢纤细,腹部圆润而没有赘肉!」
「肚脐大小适中,双腿开立,之前应该有过不少性行为,不过这样的女人会显得更加成熟。
腿型也堪称完美,即使切掉双腿,臀部和腰部的曲线依然让人心动,徐小姐,妳的身体确实非常不错!」
大师说着分开她两片粉嫩的阴唇,顿时向外吐着晶莹液体的肉洞暴露在工作室的灯光下:「阴阜饱满,外阴形如花瓣,肉感十足,这样的阴部简直是男人的福音,徐小姐,没有比妳更合适的材料了!」
「真的吗?」
我有些不敢相信,晓茜嘴里道,敏感的身体在男人检查下早已布满了绯红。
「最后,徐小姐请妳站到那边,对,和廖馨茹的花蛹站在一起!」保持这个姿势。
「但是白先生,这是为什幺!」晓茜摊开双手疑惑的道。
「十只花蛹是一套,大小基本一致才算完美!」
「您是说我也可以像她们一样放在这里!」
「如果大小合适的话!」
大师道:「当然要做一些处理,比如刺青、砍掉四肢和脑袋,事实上,妳可以把上面这四个想像成自己,前几个女人在成为花蛹之前都是这幺做的。」
「真难以相信,我觉得似乎在做梦,却又不是梦!」
大师的目光在晓茜赤裸的身体巡迴,走过来抚摸着两具虽然完全不同却同样性感的肉体,仔细的比较它们的大小。
「怎幺样!」
晓茜忐忑的问,她希望男人否定,这样她就可离开这里,不用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可是,一种不可抑制的渴望佔据了她的思想。
「稍微大了点!」
大师脸上的失望让她心中咯噔一下,瞬间有些不知所措,就像失去了什幺似的。
「不过在误差之内,红的胜火,粉的似霞,充满了热情却又带着尖刺,没有一种花比玫瑰更适合妳,恭喜妳徐小姐!」
一种突如其来的兴奋充斥了晓茜的身体,忽然间觉得似乎失去了所有力气,扶着木架跪在地上,愣愣的看着上面四只性感的花蛹,一股晶莹的爱液从她下体喷涌而出——
从现在开始自己也将成为她们的一员了。
精緻的金属牌挂在第九个Y 形的分叉上,那上面赫然就是自己的照片。
晓茜忽然之间发现,似乎从接到邀请的那刻起,自己已经堕入一个无法拒绝的陷阱,从那刻起,自己已经注定是一只花蛹。
她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布满精緻图案的躯干被放在支架上,迷人的身体被两根木棍插入,在它们的支撑下展示给所有人看。
「徐小姐,搞艺术的地方都比较乱!」
平静之后,晓茜没有穿上自己的衣服,被学徒带到专门的清洗室把脘肠、剃去腋毛与耻毛。
此时的她披着件大号浴巾,腰部轻轻的绑了下,不经意间两颗圆润饱满的乳房半露在外面让身边的学徒禁不住想起刚刚清洗这个尤物时她赤裸诱人的身体。
上百平米大的画室略显杂乱,中央赫然是一只插在Y 形分叉上的「花蛹」,一朵朵鲜红的月季绽放在她雪白的肉体上,在黑色诗词的衬托下越发显得性感迷人。
身材姣好的女人背对着门口跪在地上,柔弱的双肩与浑圆的雪臀勾勒出一个美丽的身影,雪白的肉体在身后男人手中刺笔落下时微微颤慄,背部晶莹的肌肤上,一朵荷花已见雏形。
两米多高的金属杆挂着十条从花蛹身上切下的大腿,或丰腴,或修长,玉足上统一蹬着水晶高跟鞋。
有两条大腿上甚至还穿着性感的黑色丝袜,诱人的大腿下面,黑色的矮几上十个精緻的水晶盒子中依次摆着六颗美丽的脑袋。
大大的纸箱中乱七八糟的丢着女人切下的手臂,甚至一只带着戒指的玉手露在外面。
金属支架的支撑下,一具无头的豔尸立在地上,Y 形分叉插进她下体与肛门。
她脚蹬红色水晶高跟鞋,一条裹着肉色丝袜的大腿已被齐根切掉扔在旁边。
盘曲的树枝上,点点红梅布满她迷人的躯干,学徒摸样的男人在她另外一条大腿根部仔细的画一条线。
不起眼的角落里,两具肉体纠缠在一起。
女人被跨坐在男人身上的洁白的肉体在鲜豔的紫罗兰衬托下神秘而充满了诱惑。
她臻首扬起,纤细着腰肢充满节律的摇摆着,仿佛正在进行的不是肉体上的交合,而是灵与肉饿彻底融合。
「徐小姐,花蛹製作所有过程都在这间工作室里!师傅正在工作,请允许我给妳介绍花蛹的製作步骤!」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从这里出去的时候也要变成她的样子!」
晓茜走到中央,仔细的打量着那上面的花蛹。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小周舔了舔舌头道,却发现女人解开浴袍中间的腰带,顿时衣襟分开,两颗雪白的酥乳和光洁如初生婴儿的下体完全暴露出来,那深陷而诱人的肉缝微微张开,引人无限遐想。
「所以,从现在开始赤裸才是我该做的!你用该用艺术的眼光看待我!」
晓茜诱人的身体让那小周一阵砰然心动。
「徐小姐,不久以后,我会把您也插在这上面,用艺术的眼光好好欣赏,相信以后也会有无数人用同样艺术的目光欣赏妳。那幺现在,请允许我给您介绍下妳成为一个『花蛹』所必须的步骤!」
「真是个好主意!」
晓茜笑着道,她已经越来越喜欢这里了。
「人在活着和死后肌肤的弹性和颜料使用的效果都有所不同,对花蛹的加工也分两个过程,师傅在伊雪身上做的是第一步,大约占总工作量的百分之七十。
去掉脑袋和四肢后,花蛹就会放在这里着色加工后做塑化处理,妳面前的这个只剩下最后一步。」
「你们就是这样砍掉花蛹的脑袋和四肢的吗?」
晓茜走过去好奇的看着支架上的无头女尸。
小周点了点头:「製作这只花蛹是演唱『红梅吟』的女歌手刘巧儿,她是我最喜欢的歌手!」
他在花蛹赤裸的肉体上抚摸着:「那天,在师傅会客室里见到她时我简直不敢相信,不过现在,她马上要成为美丽的花蛹了!」
学徒在刘巧儿仅剩的大腿上画完线,把一个圆环套在她雪白的大腿上。
「这个圆环是特製的镭射切割器,和普通的刀具相比,使用它切面更加平滑,还能瞬间止住血流!」
小周解释道,说话间,一阵白光闪过,刘巧儿另一条大腿也被齐根切断,学徒把两条大腿也挂在金属杠上,这些让女人骄傲,男人迷恋的美腿就这样像猪肉一样挂在这里,而她们的主人都是让人疯狂的美女,晓茜忽然间有些恍惚。
「这些也是非常珍贵的材料,师傅已经在它们根部刺上她们的名字,等加工过完花蛹再处理它们,很多有钱人喜欢收藏这些,徐小姐的大腿是所有花蛹中最漂亮的,相信很多富商原因花钱收购。」
「你师父真打的好主意!」
晓茜随口道,想到自己的的大腿被人买走收藏,晓茜心中莫名的激动起来:「哪些脑袋呢!」
「她们要和花蛹一起展示!」
小周道:「毕竟我们要向观众证明花蛹的身份!」
那学徒切下刘巧儿两条胳膊扔进纸箱里,这位美丽的歌手此时已然完全变成了花蛹,被摆在房间中央等待大师进一步艺术创作。
和男人欢爱的女人也被押到房间中央,白皙的肌肤上鲜豔的紫罗兰在灯光照耀下越发诱人,她是跳百鸟朝凤的舞蹈演员闫凤娇。
晓茜惊讶的长大了嘴巴,毕竟在一起工作过,看到晓茜,她善意的笑了笑算是打声招呼。
「小周,你们怎幺处死我们这些花蛹的!」
「窒息,这样不会破坏花蛹的身体,当然,也会尊重花蛹自己的意见,比如林依晨,她选择吃了春药后做爱兴奋致死。」
男人把闫凤娇双手反绑在身后,让她分开双腿跪在地上,这个美丽的女人此时下体依然保留着刚刚欢好后的狼藉。
透明的塑胶薄膜一层又一层的缠在她脑袋上,这个即将成为花蛹的女人身体依然保持着跪立的姿势,敏感下体却在窒息的快感中喷出一股股晶莹的爱液。
半分钟后她终于忍不住倒在地上,两条修长迷人的大腿在地上踢蹬着,挣扎着……
砰的一声,这个女人迷人的身体最后一次疯狂的拱起之后无力的落到地上,两条雪白的美腿之间,一股清澈的尿液从她下体淌出。
「白先生!」
晓茜趴在软垫上,白色的绸缎遮住她翘臀与美腿,却阻挡不住不经意间摩擦带来的悸动,背部晶莹的肌肤上,一从娇豔的玫瑰在大师的笔下慢慢成形,落下时淡淡的疼痛,却又一种深入骨髓的兴奋时时侵蚀着她的身体,不觉间,下体已是一片泥泞。
闫凤娇也被切掉了脑袋和四肢摆在房间中央。
伊雪双手反绑在身后,一个俊朗的男人挑逗着她迷人的肉体,在生命最后一刻,这个兰芳着名女主持人,国民心中纯洁美丽的化身,终于放开矜持任由男人从后面进入。
「每天面对如此多漂亮的女人,难道一点都不动心!」晓茜悠悠的道。
「不但动心,有时候还会动情!」
没有刺笔落在背部的疼痛与酥麻,大师温热的大手在她敏感的背部游走,带来阵阵心悸的快感,晓茜浑圆的双腿被从后面分开。
两片粉嫩的阴唇在男人的拨弄下沾满了爱液,剔去耻毛之后,她私处越发显得光洁诱人,柔软的褶皱被淫水浸湿,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出淫靡的色彩。
随着手指插入,那如婴儿小口般的下体收缩着,晓茜美丽的脑袋翘起,身子也是一紧,哆哆嗦嗦的喷出一股花蜜,不过这仅仅是个开始……
布满精緻花纹的身体在一次次冲击中悸动着,诱人的呻吟声中,晓茜迷人的臻首抬起,双手紧紧抓住床垫,一片片鲜红花瓣如她肉体一般娇豔欲滴……
「老白!你又在亵渎艺术了!」
不知不觉间,健壮的身影站在一边欣赏两人的表演。
「应该是激发艺术的灵感才对!」
一次次狠狠的冲刺后,两人身体紧密的结合在一起颤慄起来,一股股「艺术的灵感」毫无估计的从大师的身体里喷发出来,深深的注入晓茜身体深处。
「十方!」
大师起身穿上裤子:「要不要也亵渎下艺术,这是个很有意思的艺术品!」
晓茜性感的肉体趴在地上喘息着,脸上带着高潮后特有的满足。
不远处,双手反绑在身后的伊雪雪白的脖颈上套着绞索,修长的双腿的衬托下,她布满了朵朵荷花的躯干格外诱人,脚下的凳子被抽掉,她迷人的肉体猛的向下坠去,两条修长的大腿在半空中开始表演美妙的舞步。
「你是谁!」
被男人抱在怀里,晓茜两条性感的美腿缠住男人壮硕的腰部,感觉到壮硕的肉棒抵羞处,一阵阵灵魂深处的悸动让晓茜不能自已:「杀死妳的刽子手!」
男人的拨弄着她的身体,尽情欣赏着她迷人的媚态。
「那幺妳呢!」
十方盯着她泥泞的下体,那根抵住她的下体东西一寸寸插入。
「一只花蛹,一件等待亵渎的艺术品!」
「老白说的不错,妳确实是件独特的艺术品!」
壮硕的肉棒彻底没入女人的身体,她美丽的臻首高高扬起,一头乌黑的长髮飘扬。
寂静的画室被女人的呻吟声充满,雪白的莲花、火红的玫瑰相继绽放……
绞索上,伊雪性感的肉体已停止了挣扎,两条浑圆的美腿微微分开,清澈的尿液淅淅沥沥的从她下体淌出。
两只酥乳依然坚挺,绽放的荷花,美妙的腰肢,她迷人的肉体和生命在最后的绽放后永远凝固在这一刻。
「她真漂亮!」
这就是每只花蛹的归宿,刚刚经历过一次风雨。
晓茜好奇的打量着这具赤裸的肉体,手指插进她诱人的下体,在她的想像中,似乎此时,正在被摆弄的豔尸就是自己。
一辆黑色的小推车吱吱呀呀的推进来,大师揭开上面的红布,一具趴在马鞍型金属架的上的丰腴肉体暴露在空气中,双臂反绑在身后,身体被两根黑色的橡胶带固定在T 型架上,光滑的脊背弯曲着,雪白的肉体上,一朵朵粉粉的康乃馨绽放。
两只丰硕饱满的乳房垂在身下颤抖着,她浑圆的屁股在金属架的支撑下高高翘起,分开的美腿之间,饱满迷人的蜜壶仿佛熟透了的桃子向外渗着粘稠的汁液。
「雪慕华,女,29岁,本市十佳教师,也是一位迷人的少妇!」
大师说着把手指插进女人饱满的下体,那妙处如无底洞般吞噬着她的手指,鲜红的肉穴蠕动着向外吐出一股股花蜜。
「她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善良而充满爱心,却也是一个成熟诱人的女人,内心纯洁,身体淫蕩!用她做康乃馨的花蛹,简直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我说的对吗,小雪老师!」
「嗯!」
女人的身体颤慄着,诱人的下体在大师的刺激下疯狂的蠕动起来。
「她特别喜欢这种样子,一直想成为花蛹,却因为丈夫的反对而犹豫不决,在不久之前刚刚下定了决心,我的『女人花』终于可以完成了!」
「大师,我希望您能在我丈夫来之前处死我!」
女人呻吟着道:「不然我怕自己会改变主意!」
「我想十方一定愿意这幺做的!」
大师摆了摆手,十方壮硕的分身插进美妇身体里疯狂的抽送,一双手如铁匝般狠狠掐住她白皙的脖颈!
这个美豔少妇丰满的身体在T 型支架上性感的扭动,大屁股在男人的撞击下疯狂的摇摆,晶莹花蜜从两人交合处飞溅而出。
她迷人的肉体挣扎着扭动着,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似乎爆发出所有的热情。
高扬着美丽的脑袋,性感的身体疯狂的痉挛着,雪白的大腿、精緻的脚丫在一次次颤慄中绷紧,那最让人疯狂的大屁股疯狂的撅起紧紧的抵住身后的男人。
窒息与性的双重快感支配下,这个美丽的少妇迷人的身体毫无保留的爆发,那尽极所能的扭动与吮吸带给十方阵阵销魂蚀骨的享受。
最后一次疯狂的颤慄之后,女人终于停止了挣扎,扬起的脑袋耷拉下来,性感的身体像失去了所有动力似的忽然间软了下去,唯有雪白的臀肉依然随着男人身体颤慄而颤动,晶莹的唾液顺着她嘴角淌下,那绯红的漂亮脸蛋上带着不可思议与前所未有的满足。
十方从那美妇身体里退出,颤巍巍的肉棒上沾满了一层油状的液体,在灯光下散发着淫靡的光彩,那显然是这少妇在最后疯狂中分泌的淫液。
晓茜几乎不敢正视,脑海里满是刚刚那东西在自己身体里带来的阵阵快感的情景,不知不觉间,下体竟是又一次湿了。
「这个小雪老师还真够骚的,我忍不住了!」
十方说着转到美妇身前,大肉棒对準她性感的嘴巴插进去,颤慄着把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射进这少妇喉咙深处。
镭射切割器套在这个叫雪慕华的少妇脖子上,一道白光闪过,她美丽的脑袋和身体顿时分了家,学徒用早就準备好的金属盆接住她断颈中喷涌而出而鲜血。
而此时,她性感丰腴的躯体依然颤慄着,翘起美臀之间,饱满的阴户淫蕩的敞开。
当所有人把目光投向自己,晓茜知道,自己的时刻到了。
「徐小姐!我打算在这里结束妳!」
十方指着用来给花蛹除去四肢的金属架道:「这样我们就不需要再麻烦把妳放在上面了!」
「这个主意不错,你不怕掉下来砸坏了东西!」
晓茜揶揄的道。
一根竖直的金属杆构成了金属支架的主体,一米多高的地方,安装在上面的Y 型分叉上依然沾着闫凤娇亮晶晶的淫水,更让晓茜难以自已的是,那东西和十方的宝货比起来居然只大不小。
「当然,所以要把妳固定好!」
说话间两个男人把晓茜的身体托起,十方狠狠得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命令她分开双腿。
一种被虐待的快感从晓茜内心深处升起,她顺从的分开两条雪白的美腿,学徒在她肛门里涂上一层润滑油,手指插入时一阵让人无法拒绝的酥麻让让她几乎丢了身子。
每个女人的身体多少有所不同,分叉被重新调整过,两个圆圆的头部对準她的下体与后庭,男人忽的把她身体向下一按,狰狞的分叉狠狠的没入晓茜迷人的下体。
「啊!」
突入其来的刺激把她送上了顶峰,迷人的身体,雪白修长的大腿瞬间绷紧,下体疯狂的吮吸着插入的异物,一股股晶莹粘稠的爱液顺着分叉淌下。
一阵从未有过的高潮过后,双手被十方反绑在身后的金属杆上。
粗糙的麻绳摩擦着娇嫩的肌肤,一种异样的情绪在她心头蕩漾,两根黑色的橡胶带分别从她傲然挺立的双峰上下绕过,把她的身体牢牢的固定在金属杆上,此时的她,除了双腿还能挣扎之外已经不能做任何其他动作了。
「晓茜,我还真捨不得妳!」
十方拨弄着被她木棍充满的下体,熟练的刺激着她的阴核。
晓茜雪白腹部起伏着,下体在这种刺激下蠕动着吮吸着插入的异物,两条雪白的大腿分开来颤慄起来。
这种完全被拘束的状态下,每一丝快感都被无限的放大出来。
她甚至感觉,似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淫蕩的下体,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从她身体深处一次次爆发处理,爱液也如潮水般一次次喷涌而出。
「我会成为所有花蛹中最漂亮的一个!」
晓茜呢喃着,美丽的脑袋高高扬起,凹凸有致的身体疯狂的颤慄着。
「那倒不一定,不过妳一定是处决时最淫蕩的一个,这里装满了摄影头,相信此时的样子之后肯定会被很多喜欢妳的人看到!」
说话间,一张透明的塑胶膜遮住晓茜美丽的面孔,一层层环绕着匝住她的脑袋。
忽如其来的窒息让晓茜惊慌失措,两条雪白的大腿拼命的踢蹬,身体的摇摆中,那插入她身体里的木棍一次次刺激着她饱满的下体。
从短暂的惊慌中回复过来,窒息和下体带来的快感沖刷下,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让她无法自拔,迷人的肉体在支架上性感的蠕动着,滚圆的双腿时而分开时而合拢,被木棍充满的下体疯狂的向外吐着爱液。
「老婆!」
画室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身着工作制服的男人冲了进来。
「这是!」
他吃惊的长大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十几条性感的美腿挂在金属杆上,三具没有脑袋和四肢的躯干竖立在画室中央,身上美丽的图案为她们增加了几分神秘与诱人,躯干上绘满荷花图案的女人吊在半空中,性感迷人的双腿无力的垂下显然已经失去了生命。
两米多高的金属架上,女人的脑袋被保鲜膜包住,绘着鲜红玫瑰性感的肉体疯狂的蠕动着,挣扎着,那迷人的下体与肛门里赫然被Y 形异物充满,随着滚圆的大腿不时的踢蹬颤慄,两颗饱满的乳房在半空中跳动着。
两个男人不时拨弄着她鲜红的乳珠,挑逗着她被木棍充满的下体,饶有兴致的欣赏着女人最后的表演,引来她一次次更加疯狂的蠕动。
这具完全沉浸于肉欲的肉体旁边,一个无比熟悉的身体让他如遭雷击,浑圆高翘的臀部,纤细的腰肢,白皙的肌肤,完美的线条,唯一不同的是她迷人的躯干上盛开着的一朵朵康乃馨,那是身为老师的妻子最喜欢的花。
虽然她的脑袋已经被砍掉,可这样漂亮的大屁股除了自己老婆雪慕华还有谁,让他感觉无比气愤的是,老婆那撅着的屁股中间居然无比淫蕩的插着根擀麵杖长短的木棍。
「您是朱先生吧!」
小周笑着迎上去:「想必你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您的妻子雪慕华女士为大师的艺术创作献出了自己的身体,她将会被加工成『女人花』中的『花蛹』康乃馨!」他说着把画室里的人一一向朱先生介绍了遍。
十方和大师笑了笑没有说话,却听那朱先生道:「您是说,我的妻子会和她们一样!」
来人指了指房间中央三只诱人的「花蛹」道。
「当然!」
大师笑着,啪的一声在金属架上挣扎着的女人浑圆的臀部拍了一巴掌,她迷人的肉体顿时反射似的挺直颤抖起来。
「这是雪慕华女士要我交给你的!」
大师不慌不忙的从兜里掏出一封信。
朱先生飞快的阅览了一遍,叹了口气抬起头道:「她是自愿的,我尊重她的意愿,这些花蛹确实很棒,就连我也忍不住有些心动,她是我最爱的人,我想知道,她死的痛苦吗?」
「痛苦,不过也很快乐!」
大师道:「看看这个女人,应该就知道您的妻子死时的情景,在準备计画成为花蛹之后,她一直想享用十方的大肉棒,我们再最后满足了她,确切的说,她死的很香豔!」
「也很淫蕩!」
十方脸上露出回味无穷的表情。
朱先生走到金属架上的女人面前,她此时显然已经到了最紧要关头,饱满的下体疯狂的蠕动着,汹涌的爱液顺着木棍淌下,淅淅沥沥的落在地上纤细的腰肢疯狂的挺起,被绑在金属杆上的肉体喘息着,绘着红色花瓣的双乳在灯光的照射下泛出诱人的光彩。
朱先生轻轻的抚摸着她渐渐被汗水浸湿的身体,仿佛这就是自己的妻子,一只手忍不住拨弄着她早已鼓胀的阴核,这一举动显然加速了女人死亡的进程。
两条迷人的双腿猛的绷紧,穿着水晶高跟鞋的脚丫子直挺挺的颤抖起来,被裹着保鲜膜里的脑袋歇斯底里的扬起,嘴巴徒劳的一张一合。
绑在身后的双手一次次张开握住,性感的肉体疯狂的颤慄着,拱起弯曲成一个诱人的弓形,一股股汹涌的花蜜从她下体喷涌而出。
「真是棒极了!」
十方轻撚着女人尖翘的乳珠道:「你说她还能维持这样的状态多久!」
「我猜十秒!」大师道。
「1 、2 、3 ……」
晓茜的肉体依然在半空中颤慄着,疯狂的进行着她生命最后的表演。
支架上,一块地面已经被她的爱液打湿,戳进她下体的Y 形分叉撑满了她饱满的阴户,紧紧匝在上面的软肉随着她身体的颤慄疯狂的收缩。
「20!」
忽然间,女人又一次疯狂的颤慄之后瞬间软了下来,迷人的肉体上布满了汗水,在灯光的照耀下反射出诱人的光彩。
她美丽的的脑袋耷拉在一边,插进她身体里的Y 形分叉完全承受起她身体的重量,两条雪白的大腿分开无力的垂下,唯有偶尔的抽搐证明着这曾经是一个何等鲜活迷人的生命。
难得的寂静中,清澈的尿液淅淅沥沥的从晓茜下体淌出,这个美丽的小提琴手此时已经完全死透了。
学徒熟练的把镭射环套在她雪白的脖颈上,一道白光闪过,美丽的脑袋顿时脱离了身体,金属架上只剩下一具性感的无头豔尸。
揭下裹着她脑袋的塑胶膜,一张美丽的面孔呈现在朱先生面前。
在朱先生的要求下,晓茜两条大腿被切了下来和其他「花蛹」一样挂起来等待后续处理,两条手臂被齐根切下放在一个大箱子里。
亲眼见证了一个女人到花蛹的转变,朱先生叹了口气,转身来到自己妻子雪慕华身后,深情的抚摸着她浑圆的大屁股。
「慕华她在床上每次发起骚,那浪劲能把人榨干!」
只听他喃喃的说着脱下裤子,从后面插进小雪老师身体里耸动起来。
浑圆的雪臀摇摆着,纤细的腰肢在丈夫一次次冲击下弯曲着,这位美丽的身体即便死后依然诱人。
浑圆的臀部在朱先生的冲击下泛起阵阵诱人的波浪,小雪老师迷人的无头豔尸如她生前一般诱人,那雪白的奶子摇摆着。
断颈中,之前十方射进的白色精液在一次次冲击下流出。
几分钟之后,一声压抑的低吼,朱先生把一股股生命的精华射进妻子体内。
「这个!」
白色的精液从少妇肥美的蜜壶中流淌而出,朱先生讪讪的挠了挠头:「大师,我是不是弄坏了您的作品!」
「不!」
大师兴奋的大叫道:「这简直是太棒了,少妇肥美的蜜壶,配上浑浊的精液,简直是佳作天成!」他说着沉思起来!
「对,就这样!」
兴奋的大叫着拿来几样工具,把此时的情景加工后永远固化下来:「十方,你看怎幺样!」
「这简直是妙极了,谁会想到这套花蛹中会隐藏着如此玄机,小白老师製作的花蛹从正面看没有什幺特别,但如果把它从上面取下来,面朝摆放好就是一副『灵丘溪谷石乳流』啊!恭喜大师再创佳作,朱先生也功不可没啊!」
「小李,这是白大师最新作品,赶快找最好的搬运公司,送到艺术博览会上展出!」
「黄老哥,这些都是什幺东西!」
「一会让你看看就知道了!」老黄神秘的道。
「好了!」
小李麻利的拨通电话,车还有半个小时才到,他带着好奇看着那被红布遮住的木架。
「让你开开眼!」
老黄刷的一声解开红布,顿时,十具插在Y 型分叉上的性感躯干暴露在一老一小俩保安面前。
「我里个去!这次大师的手笔真大!」老黄感叹道。
「这就是大师的作品!」
小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姹紫嫣红的鲜花绽放在女人性感迷人的躯干上,是何等的视觉冲击,女人赤露的肉体是何等的真实迷人。
「大师每个作品使用的都是极品美女身体,你看这些女人,她们的奶子,啧啧,这屁股!被大师创作之前肯定都是一等一的美人。」
从未见过女人裸体的小李顿时被那深深插入女人下体的分叉吸引,一个个饱满的阴户被木棍充满,虽然做了一些修饰,女人外阴美妙的形状都完美的呈现出来,更妙的是这些女人死前似乎都经历着从未有过的兴奋,她们死亡的瞬间一种特殊药剂发挥了作用把她们身体当时的状态完美的保留下来。
一个个挂在Y 形分叉上的牌子引起小李的注意。
「廖馨茹,29岁,国家艺术团副团长……」
「淩傲雪,女26岁……」
「……」
「徐晓茜,女,26岁,国家乐团小提琴手,曾获国际音乐交流会最佳小提琴手称号,兰芳十大青年乐手之一……」
一个无比熟悉的名字引起小李的注意,脑海里,两天前那道迷人的身影在他眼前重现,那个眼睛仿佛会说话的女人,小李禁不住想起她优雅的倚在前台的摸样。
女人花,花蛹,小李默默的念着刚刚从木架上得来的新名字。
那个两天来占据了他脑海的身影此时已经被砍掉脑袋和四肢,她隐藏在衣物下的性感肉体此时淫蕩的被一根木棍充满,她已成为一只美丽的花蛹,明天,她将以这幅样子出现在展台上。
或者在做成花蛹之前,她还被一些男人玩过,小李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把一个个美丽高贵的女人变成没有任何秘密可以随意欣赏的花蛹,着恐怕就是大师艺术真谛所在了。
晓茜,妳真是一件最棒的艺术品,小李抚摸着她性感的身体,从现在开始你的美丽与性感将属于所有人……